孤岛”芳菲亲情浓

  进贤县三阳集乡北坑村在四面环水,仅有一条进村路,素有“孤岛”之称。这里民风淳朴,总能听到感人肺腑的亲情故事。

  陶招弟“长嫂比母”,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小叔子近50个年头,就是村民广为传颂的一个故事。小叔子吴秀文是个智障患者,陶招弟每天都要“伺候”他吃饭穿衣,即使在丈夫离世的12年间,对他的照顾也从没有懈怠过。

  如今,76岁的陶招弟独自居住在村里的老屋,住在县城的儿子多次劝她前去同住,享享清福,都被她断然拒绝。问起原由,她总会这样说:“我要住到城里了,秀文怎么办?”2013年12月,年迈体弱的她在乡亲们的劝说下,把小叔子送到了乡敬老院,但她仍放心不下,隔三差五地去照顾。

  像陶招弟一样,北坑村村民吴大流对弟弟的一对儿女视如己出、抚养成人的故事,也感动着乡邻。

  十年前,吴大流的弟弟因脑癌病逝,从外县嫁来的弟媳离家出走,留下一对年幼的孩子无人照顾。抚养还是送走?这个选择困扰着吴大流。他和妻子靠种田为生,本就拮据,所有的家当还被先前的一次大火“洗劫一空”,靠着乡邻的帮助才慢慢恢复。1997年重建家园时又欠了一身债,怎么还有能力多抚养两个小孩?村干部、乡亲们劝他把孩子送到福利院的建议总是回响在耳边,但他再三考虑过后,还是坚持把孩子带回家抚养。村民常夸赞他有担当,他总说:“我是大伯,我就有责任撑起这个家。”

  对晚辈的抚养是担当,对长辈的孝顺同样是责任。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但北坑村村民吴佳贵就不一样。虽然他是个聋哑人,却是村里人人称颂的大孝子。

  由于两个弟弟长年在外务工,吴佳贵毅然挑起了照顾父亲的重任。尤其是三年前,父亲病瘫卧床不起,生活起居都要靠他一个人料理。他耳聋心细,往往通过父亲的一个眼神、一个小动作,就能猜到父亲的需要,父子之间十分默契。

  为什么北坑村有这么多的感人亲情故事?村支书吴结保说:“村委会时常在村里宣扬‘仁孝’之风,一传十,十传百,一有感人的事迹就四处流传开了,大家也跟着学、跟着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