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得不到那份美好(偏亲情虐

  昏暗的酒吧里,邱宇坐在吧台前喝的烂醉,如果不是邵峰拦着他都有喝死过去的可能。

  “我求求你,别喝了,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邵峰抢过邱宇刚刚端起的酒杯“别再喝了,走,我送你回家,”

  “别管我,回家?家有什么好回的,人家家里都有人等着,我呢?我什么都没有……那样的家还能回吗?能回吗?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他们的对话我死得不相信我的存在竟然是救命?好不好笑,好不好笑?”邱宇心疼无比,此时内心就像有把刀子在戳他的心脏一样,如果不是亲耳听见他们“一家三口”的对话,他死得不相信他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

  邵峰是知道邱宇家里的事情的,和他做兄弟快十年了,如果不是小时候听爸爸妈妈说秋雨的事情,他们可能现在就不是朋友。邱宇的出生是因为她的姐姐,那个被他家里视为掌上明珠的姐姐,五岁的时候得了白血病,而她的爸爸妈妈因为救她而生了邱宇……

  “我都知道,不要再喝了,和我走,去我家可以吗?”说着邵峰就架起了已经开始昏昏欲睡的邱宇,离开了酒吧。一出酒吧突然寒冷的空气让邱宇清醒了许多“我要继续喝酒,你别拦着我……你让我喝……我心里难受,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

  到了家进了卧室邵峰就把邱宇扔在了床上,为他脱去鞋子,盖上了被子。他不知道要怎么去安慰他,突然的知道了真想谁都受不了,何况是一直听话懂事的邱宇呢!

  邱宇在很小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和姐姐的不一样,每次姐姐说的话爸爸妈妈都会面带笑容的去听,而他说的每一句话他们都会不耐烦,小时候姐姐考试不及格时,爸爸妈妈总是鼓励着她下次继续努力,而他明明考了100分可他们既然在质疑着他是否抄袭。可是他明明再努力着做到他们满意的样子,却每次都让他失望而归。

  当一个好孩子是邱宇心中最坚持的事情直到今天都是,然而他的希望就那么破灭了,就在今天他坚持了22年的希望破灭了……

  邱宇再次醒来的时候头晕晕的,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才想起来昨天发生的事情,心情顿时就变得不美丽起来,凭什么啊?凭什么这么多年他就是不重要的那一个?

  邱宇起床回到了家里正好碰见刚要去上班的姐姐—邱宁。邱宁根本没有正眼看邱宇“又去哪里鬼混了,还知道回这个家啊?”

  邱宇看了一眼冷淡的邱宁什么也没有说就回房间了,只留下邱宁一个人站在那里“喂,竟敢无视我,本事了你啊?”

  邱妈妈刚刚洗完碗从厨房里面出来就看见自家女儿正对着倒霉儿子的房间叹气“他刚刚回来了?你啊,就好好的就好,他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人,别跟他置气,快去上班吧,回来妈给做好吃的。”

  这个世界就是那么的不公平,如果邱宇不是为了救邱宁而出生,那肯定现在是家里的太阳,家里的宝贝,但是现在却成父母的眼中钉。以前他是不知道父母为什么这样对他,现在他也明白了,他现在也不用那么用力讨好任何人了……

  母亲的话语邱宇在房间里听的真真的,不学无术是父母经常说他的话,那时他只当一句话听听,现在却是那么刺耳。

  邵峰站在邱宇的咖啡店门口,观察着邱宇突然觉得他憔悴了许多,他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刚想要离开时突然听见里面传来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接着就是店员在呼喊着邱宇的名字,他不明原因的冲了进去,就看到邱宇双眼紧闭的躺在一堆玻璃渣中袖子已经被血染红了……邵峰一下子就傻了,快速的抱起邱宇冲到了医院。

  抢救室外邵峰一个人焦急的等待着,现在他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就浮现邱宇倒在血泊中的样子,是那样的无助,甚至还有些可怜,他现在不知道邱宇的情况,他非常担心如果,如果他一会出来情况不好,他要怎么和他家人交代。

  突然抢救室的灯灭了,邱宇被推了出来,医生很疲惫的摘下了口罩“病人的情况不太好,检查结果应该一会就出来,我们现在会将病人送到病房,过会你去一趟我的办公室吧!”

  医生办公室里,邱宇的检查报告摆在那里,医生见邵峰推开了门“坐吧,我和你说说病人的病情,胳膊上的伤已经处理好了只要不碰水就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这次晕倒是因为他的心脏,缺血性心肌病。”

  “这个您别担心,俗话说早发现早治疗就没有什么大碍了,还有我在处理伤口的时候发现他凝血功能有问题,但是目前最重要的是他的心脏。要他保持愉快的心情,有病治病。”

  邵峰不知道怎么走进邱宇病房的,发现他已经醒来正坐在床上望着他“真是脆弱了,我就是突然感觉胸口一疼想去拿些止痛药,刚一站起来就头晕的厉害,手里的杯子也摔了,然后就不知道了。不过这伤口还挺疼,结果没有什么事情吧?”邱宇认真的想要对上邵峰的眼睛,却发现他在躲闪着自己。

  “那我告诉你,你别激动。”邵峰提前嘱咐着,看见邱宇点了点头“医生说你的凝血功能有问题,还有你的心脏……嗨,医生说你缺血性心肌病。”

  “这还不算什么,大哥,你这心脏都出现问题了,你心怎么那么大呢?”邵峰有些生气“就算你不想活了,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在乎你,你是我邵峰的朋友,我的朋友就要好好的。”邵峰把手放在邱宇的肩膀上“放心,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你身边的。”

  邱宇突然感觉这话有些不对劲“怎么那么瘆得慌呢,您能不能正常点啊,我会好好治病的,我累了。”说完又躺下闭上了眼。

  叶薇从早晨一进到办公室里就开始火冒三丈,原因很简单就是总公司交给她的案子在昨晚签约的时候被邱宁给搞砸了。没错,这个邱宁就是邱宇的姐姐,一个每天都充满着自信自以为是的女人,而叶薇就是她的顶头上司。

  叶薇坐在办公室里却怎么也想不明白再难的事情都过来了,就差最后一哆嗦了,怎么就…按了秘书的电话“让邱宁进来。”

  过了好久,邱宁才踩着她那12cm的高跟鞋慢悠悠的连门都不敲的走进来“经理,你找我有事情啊?”

  叶薇一听这还没有完全意识到错误的口气后火立马窜了上来“你知道你做错了什么吗?昨天那个案子那么重要为什么爽约了,你知道你给公司造成多少损失吗?这次又是为了什么?”她确实是不喜欢邱宁这个女人,虽然她工作能力较强,却早已没有了刚刚进公司的样子了“你说啊?”叶薇皱起了眉头,看着对面的人一副思考的样子“你这剧本也编的够久的?”

  “我弟弟。”邱宁几乎是脱口而出“我弟弟他昨天晕倒了,我妈妈叫我赶紧送她去医院。”

  不当编剧是有点可惜“这果然是一个好理由,我要你去弥补这件事情,给你两天时间如果不把这合约签回来,你就该离开了,出去吧……”叶薇继续忙着手里的事情,连头都没有抬起来。邱宁愤愤地离开了经理办公室“去死去死,老巫婆去死吧……你等着我的。”

  邱宇带着伤出院回到了店里,一进去店员就围了过来询问他的情况,而他只是一笑“医生说我只是太累了,多多休息就好,你们忙吧,我去坐会。”

  临近中午的时候,叶薇越想越难过凭什么员工做错事首先挨批的是自己,有些生气的拿着包出去了。高跟鞋踩在红砖的便道上,叶薇漫无目的的走着。突然被一个名为“孤独”的咖啡馆吸引,名字很特别,老板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同学,她想也没想的走了进去。

  叶薇看着咖啡馆的装饰很舒服,她喜欢靠窗的位置,不巧遇上了午休时间没有了位置。她突然看到一个男生在座位上睡着,她走了过去坐在了他的对面,点了一杯卡布奇诺。

  男生貌似很疲惫的样子,脸色也有一些苍白,胳膊上还缠着厚厚的纱布,有些长的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睛,让她看不清他的样子。服务生端过咖啡时看着这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看着自家老板出神“他是我们的老板,如果你没有事情就别吵醒他,可以让他睡一会吗?他很累的。”

  叶薇木讷的点了点头表示她知道了,服务生走后,她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觉得很好喝,又看了看对面的男生突然有一种想要保护他的感觉。

  邱宇自从知道自己的病情后就越发的容易累,本想着只是坐一会晒晒太阳,却没有想到竟然睡着了。再次醒来被眼前的女人吓了一跳,原因是叶薇一直在盯着他看,让他有些发毛“这位大姐请问你看够了没有?”

  叶薇刚想道歉自己不是有意的看他的就听见这句大姐心情顿时变得不美丽起来“你叫谁大姐呢?我有那么老吗?你妈妈没教过你看见比自己成熟的女性顶多叫一声姐姐。”说完叶薇不忘白了他一眼,刚刚睡着的时候一副人畜无害的孩子,醒了就变得伶牙俐齿起来。

  没想到话一出她就后悔了,明显看见对面那人的眸子暗了下去,无助的咬着嘴唇在想着什么“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从小到大他们就没有管过我,这杯咖啡就当我请你,喝完就离开吧!”说完这话邱宇就站起身继续去工作了。

  叶薇觉得这小弟弟有点意思,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午休结束的时间快到了。桌上的那杯咖啡很好喝,突然想起刚刚他说的这杯咖啡免费,免费?what?把姐姐当成什么人了?拎起包走到收银处“一杯卡布奇诺付款。”

  店员刚想说出价钱,邱宇就从后面冒了出来“大姐啊,我不是说了免费吗?有人请客喝咖啡还不乐意,要是我遇到这样的好事做梦都能笑出来。”

  “这的确是一件好事,但是我不是占你小P孩的便宜啊,不用管他,快点告诉我价钱我赶时间的。”叶薇对着面前的服务生说着

  这明显是送客的话语,叶薇笑了笑,举起手和小弟弟拜了个拜走出了咖啡店。服务生看着人都走了自家老板还在看着女孩离开的门口微笑着“这真是恋爱的季节啊,太可怕了。”

  邱宇意识到自己有些反常“我付你工资不是让你来发感慨的,店里就交给你们了,我有些不舒服先走了。”

  邱宇出了门就后悔了,走,去哪里呢?这个时间回家应该不会碰到爸爸妈妈吧?他这样想着,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生了病,会不会对他会好一些啊?想了想又否定的摇了摇头,与其说了看见他们不在乎的的样子,还不如不说,况且又不是什么严重的病,也许是医生小题大做吓唬吓唬人呢?

  虽然邱宇对待他的身体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但身体里发出的警告还是需要注意的,他还那么年轻,他不想就这样早早的离去,虽然生活不如他所愿但活着一天就要有价值,不是吗?邱宇一口气的爬上了家里的六楼,到了家门口体力透支的厉害,连拿钥匙开门的手抖了好久都没有对上锁眼,额头上布满了汗水,不均匀的喘息声都在证明着他此时的不好。

  最后邱宇的左手按住了颤抖的右手,勉强的将钥匙插了进去打开了门。进了家门的他连走进房间的力气都没有了,坐在餐桌前好久也没有缓过来,最后还是认命的拿出来出院前医生给的药,抠出一片,扫了一眼桌子上没有水,他也没有力气起来,最后放任药片在嘴里融化。

  嘴里的苦涩味提醒他生病的事实,就算是事实他又有什么能力去改变呢?虽然是被期待的出生,但是利用完了就不再在乎了。小的时候,他被爸爸妈妈留在了老家,每次问奶奶,为什么姐姐就可以跟着爸爸妈妈而他不可以的时候。奶奶总是说,你姐姐身体不好需要他们的照顾,过年的时候就回来了。于是,他就盼着过年,但他们回来了,却陌生了……

  那时小小的他总是躲在一边默默的看着他们说说笑笑,多次想要融入进去却无果,爸爸妈妈都在无视他的存在,后来的后来他不再期待爸爸妈妈的归来,一直到上学才和他们生活在一起一直到现在……

  想着想着邱宇的泪水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自己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年纪竟然也多愁善感起来了。吃过药后他觉得舒服了许多,刚想回房间就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不由得紧张起来,害怕让他们看见自己这个点钟在家,更害怕他们的数落。可越害怕什么就越来什么,门开了,邱宇看见爸爸妈妈拎着一堆东西走了进来。

  “哎呦,你在家啊,怎么也不出个声音,想吓死我啊!”邱妈妈一进门就被站在那里直直看着她的邱宇吓了一跳,把买来的东西放进了厨房“你行啊你,现在开始夜不归宿了?”

  “对啊,邱宇你昨天去哪里了,现在学会夜不归宿了啊?厉害了?”一直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的邱爸爸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邱宇想解释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刚想说些什么又听见父亲说“呦,还受伤了没有跟谁打架了吧?”

  邱宇这下连解释的权利都没有了,直接的给他定性了,打架。看了一眼父母,突然脑子里浮现出那天他们说的那句话,当初生他就是为了救你来的,一股悲伤感突然的冒了出来“您说得都对,没有什么问的我先回屋了。”

  邱宇刚刚转身母亲就开口了“你等会再回去,你姐姐打电话说心情不好,想吃你做的饭,菜我都给你买回来了,你姐今天说下班早,你快去。”说完邱妈妈就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看起了电视剧,没有一点要帮邱宇的意思。这下苦了邱宇,刚刚发病还没有恢复过来,本来想回房间里睡一觉,可是现在又因为姐姐的一句话要打起精神来做厨房做饭,他真是招谁惹谁了。

  没有反驳的机会,他只好硬着头皮走进了厨房,也许是他穿的太少了,也许是窗户开着的原因,他感到有一些冷,但是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问题,最重要的问题是要做什么?看着母亲买回来的蔬菜和肉类,简直是要把超市搬回家的节奏,最后邱宇本着荤素搭配的原则,开始做了起来。

  摘菜、洗菜,这些对邱宇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小时候奶奶做饭时他总是跟在她的身后,慢慢地就看会了。回到这里,从16岁开始那时候父母工作忙,姐姐也忙着学习,再说母亲几乎都不允许姐姐进厨房,于是做饭的任务就落在他的头上。每次放学回来,最先做的事情就是先去厨房,那时觉得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能让亲人吃着他做的饭,听着他们有意无意的夸赞几句,他都会觉得心里美滋滋的,可现在却觉得那时的他有些可笑。

  饭菜陆续的端上了餐桌,邱宇在做汤的时候听见外面开门的声音,父母似乎是看见邱宁回来了高兴的笑了起来,而邱宇只是将手中打散的鸡蛋倒入了汤锅,鸡蛋熟了,关上火将汤盛到了碗里,端了出去。外面的人已经开吃了,连等他的意思也没有,邱宇将热热的汤碗放到了桌子上,看着“一家三口”顿时没有了食欲,连招呼也没有打的就回房间了,他很累,心很累,需要马上休息。

  叶薇明显对今天叫她“大姐”的小男生有了兴趣,不过那一声“大姐”叫的她头皮有些发麻,不过那杯咖啡还是不错的,可以继续去打卡。

  所以第二天邱宇到店里的时候相同的位置她又看见了叶薇,不由得笑了笑,有点意思“你是迷恋上家的咖啡了还是喜欢上我了?”

  叶薇被他吓了一跳刚想发火一抬头看到他苍白的脸色话又憋了回去“我要说都有怎么办?你就以身相许嫁给我啊?”

  “什么嫁给你?您老是想多了,像我这样的人是不适合有人爱的,提前告诉你免得你后悔。”话说完邱宇就走去了后面操作间准备做今天要售卖的甜点,每一天的小点心都是他一个人从准备材料一直到烤出炉都是他一个人。虽然很累但每天看见那些出炉的那些小甜点心里美滋滋的,因为这是他的梦想。

  叶薇看他不高兴的离开了,觉得自己的话有些过分,真的是不小心把心里话说了出来未免太心急了,不过这也是迟早的事,本姑娘喜欢的人迟到要到手,叶薇在心里想着,不过两次见他脸色都是苍白苍白的,不禁有些担心。

  等邱宇从后面出来的时候,看了一眼叶薇的位置发现人已经走了“小磊,那桌客人呢?”

  小磊看向了邱宇看着的发现装着傻“谁啊,早上的客人不少你指的是谁。宇哥啊,那姐姐一看就比你大不少,你们不合适啊!”

  不合适吗?不合适他的事情多了,最后不是都让他做成了吗?他自嘲的笑了笑“这世上还没有我做不成的,你等着哥去追你嫂子姐姐去。”

  小磊看着邱宇“太可怕了,哥,这次晕倒不会把脑袋磕傻了吧,你要是真能追到她我名字到着写,还有你就不能好好的在乎下自己,蛋糕烤好了吗?”他见邱宇点点头“那你就去歇着,哥,不是我说你这脸色怎么越来越苍白?出什么事情了吗?”

  “没,没有,你哥我好着呢,就是没有睡好,你去把东西摆到柜子里,又是美好的一天。”

  又是美好的一天,除了他不好以外。如果不是他自我调节能力强昨天的事情要是放在别人那里内心早崩溃了,但他也觉得长时间积压的烦躁内心总会在某一天让他变得抑郁。

  “嘶~”邱宇突然感到胃部一阵刺痛,才想起来已经是好久没有进食了,饿吗?也不饿,看到食物还有些恶心,身体已经给出了警告,邱宇只能无奈的强迫自己吃一些,最后忍着胃痛给自己冲了一杯奶,坐在了刚刚叶薇坐的地方,手握着杯子看着窗外,想着什么。

  叶薇不明白现在对于她来说对那个男生是什么感情,喜欢吗?反而更多是想要保护,那么保护是爱吗?她不知道,她总是觉得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看他的眼睛她就看的出来,因为邱宇的眼神里充满着悲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