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上《朗读者》的90后女孩一家三代只做了一件事。32年前一个真实

  原标题:登上《朗读者》的90后女孩,一家三代只做了一件事。32年前一个真实的故事,如今仍然惹哭所有人

  这个5月,当28年前红遍大江南北的歌曲在《朗读者》上缓缓响起,忧伤旋律背后藏着的徐家三代关于“初心”的真实故事,亦浮出水面。

  43年,为了守护濒临灭绝的丹顶鹤,徐老爷子付出了半生心血,徐秀娟、徐建峰付出了生命 。而他们分别是90后女孩徐卓的爷爷、姑姑、爸爸......

  如今,徐卓选择告别大城市,回到伤心地,人迹罕至的扎龙湿地保护区,再续家族初心。她说:“只有在这里,我才能找到内心的安宁。”

  看上去朴素,普通,相比起同期登上节目的姚明、贾平凹、宗庆后......她的名字显得不太起眼,但看完节目所有人都为之动容。

  她叫徐卓,看上去腼腆文静,大学毕业后,徐卓放弃了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保研机会,挥别都市,去往人迹罕至的扎龙湿地。坚定而决绝。

  脖颈修长,一身素衣配红冠,洁净而矜持,丹顶鹤不只姿态优雅,还很“专情”,信奉一夫一妻制。

  在古代,它是仅次于龙凤的一等文禽,威风八面的“一品鸟”,4年前,曾有300万中国网友投票想让它成为国鸟。

  1975年,扎龙湿地保护区的丹顶鹤总数只有140只左右,濒临灭绝,仙鹤们一身傲骨又极其敏感,难以接近,保护区的工作人员心急如焚,直到......

  扎龙有位渔民叫徐铁林的,好几次把受伤的丹顶鹤救回家养伤,然后放飞,这位渔民就是徐卓的爷爷,后来,他成了中国第一代守鹤人。

  铁林对丹顶鹤特别宝贝,那会儿,日本人喜欢把鹤壳当做收藏品,两枚鹤卵就能换一辆别克车,这是多大的诱惑啊,虽然家境不好,他从未动心过。

  铁林对待丹顶鹤就像亲生孩子。有一回,他在湿地发现两只小蓑羽鹤,这类鹤特别不容易成活,于是他将小家伙带回家养育。

  第一晚,铁林将小鹤搁在自己肚皮上过夜,还给它们盖上被子,小家伙天生不爱盖被子就老踢,他就反反复复给它俩盖好......生怕它们着凉。

  足足养了18天,两只小鹤长到一斤来重,渡过了危险期,铁林才把它们送回保护区,而这一切,都被长女徐秀娟看在眼里。

  徐秀娟,也就是徐卓的姑姑,她是中国第一位驯鹤姑娘,身边的人都喊她“娟子”。

  从照片上看,娟子皮肤黝黑,笑容像阳光一样明媚,如今保存下的影像里,姑娘绝大多数时候跟仙鹤在一起。

  因为从小受父亲影响的关系,娟子常帮着孵小鹤,喂小鹤,耳濡目染地也喜欢上了丹顶鹤。

  姑娘冰雪聪明,进场第三天就能独立圈养小鹤,识别鹤的编号、记住每只鹤的出生年月。但是,不久后就遇到了点小麻烦......

  “赖毛子专叼生人,头几天对我好像还很客气,像是知道我是爸爸的女儿一样, 但过了几天,它就耍起了威风,见我就叼……夜里,我睡不着觉,苦苦思索:怎样使它不叼我呢?它为什么不叼爸爸呢?”

  有一天,她带着鹤群去甸子放风,在草垛子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鹤们都拿滴溜溜的黑眼珠子盯着她,像看稀奇一样,鹤们这是在等她醒了一起回家呢。

  后来呀,赖毛子饿了,娟子就赶快给它喂吃的,还为它梳理羽毛,带它去外面溜达,捉鱼……那个专爱叼人的小家伙被她驯服了,娟子一走,它就麻溜儿跟上。

  她和鹤之间的关系也变得很“铁”,小鹤能在她的带动下跳舞、飞翔,唱鸣,有时她冲着沼泽地一喊,飞了10多里远的鹤都会飞回落在她身旁。

  短短3年,娟子对孵化、育雏,饲养放牧这种技术活已经很娴熟,更不可思议的是,她饲养的小鹤成活率达到100%,这在世界上都是没有的事。

  曾有一只体重从3斤瘦到9两的小鹤,娟子在炕上足足暖了十多天,才给抢救了回来。

  但娟子知道,成活只是一个开始,丹顶鹤太娇贵了,湿地里到处都潜伏着危险,为了更好地守护它们,1985年,姑娘到东北林业大学野生动物系进修。

  二十出头,身边的姑娘们都开始忙着谈恋爱了,期间也曾有人向娟子求爱,她拒绝了,心无杂念的娟子花了一年半,提前完成了学业。

  每年娟子养的鹤儿都会迁徙去盐城过冬,来年三月再飞回扎龙。她就在想:如果在盐城建一个丹顶鹤种群,说不定鹤儿们就不用迁徙了。

  迢迢5000里路程,娟子带着三枚鹤蛋上路了,她要去盐城为鹤儿们开创一片新天地。

  一个人造革包、一个暖水袋、半斤脱脂棉、一个体温计,这是娟子用来照料鹤蛋的全部家当。

  鹤卵娇贵,即使是美国最先进的孵化器里,也死过小鹤呢。一路上,娟子把鹤蛋贴肉揣在怀里,火车转汽车,到盐城后每天守着护着,观察温度和湿度,直到鹤卵里钻出三只小鹤雏!小家伙都成活了!

  这也是世界上第一例丹顶鹤在越冬地人工孵化成功,不仅如此,在娟子的呵护之下,三只小鹤非常强壮,83天的时候已经能飞了,国际专家前来考察,都惊叹:“这简直是奇迹!”

  因为“人工孵化+野外散养”的“半野化”保护方式,丹顶鹤成活率最高,野性也保持最好,所以,鹤儿们成活之后,会放到野外散养。但在漫无边际的沼泽地里,你不知道下一刻等待的会是什么......

  娟子心头发紧,她想象着丹丹撞网后在网格间挣扎,被纠缠,直至耗尽最后一丝力气,绝望而无助......

  因为误食了寄生虫,龙龙必须打针吃药,娟子整晚整晚地看护着小鹤,只恨生病的不是自己,最终它还是没熬过这场病,口吐鲜血死去了。娟子抱着龙龙还温热的身躯,嚎啕大哭......

  龙龙死后的一个月里,娟子一直在生病,从2800公里外的扎龙带过来的三个小家伙,如今只剩下莎莎了,心力交瘁间,保护区里又传来两只幼鸟走失的消息。

  娟子顾不上休息,就朝着芦苇荡走去,连续两天从大早上寻到晚上,第二天接近黄昏的时候,走失的幼鸟回来了,却不见娟子的人影。

  直到人们在复堆河里发现了蜷缩的娟子,她身体冰冷,已经没了呼吸。女孩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3岁。

  1997年,娟子的弟弟徐建峰从部队退伍,原本他能进国企上班,捧起金饭碗,他却选择来到扎龙自然保护区,走上了和姐姐一样的道路,当守鹤人。

  建峰养鹤比养孩子还上心,事没干完不下班,鹤病了没治好不回家,为了鹤,他可以不顾一切。

  有一天,暴风雷电齐刷刷地来了,风把芦苇刮弯了腰,滚地雷在水面上翻腾,几只幼鹤被惊飞。

  突然一个黑影出现,追着把幼鹤抢救了回来,走到近前才发现这黑影正是建峰。“你小子不要命了?!”眼前的小伙,身上早已滚成泥猴,衣服上啪嗒直滴水。

  鹤在人在,不管多累这个东北汉子从来都不埋怨,只是他偶尔会看着工作证出神。造化弄人,谁能预料,和娟子相似的命运会降临到建峰的头上?

  2014年,在守鹤的第18个年头,建峰在护鹤途中一头栽进了沼泽,这一年,他47岁。家人在整理建峰遗物的时候,发现他工作证里藏着一张姐姐娟子的照片......

  一直以来,在女儿徐卓心目中,爸爸徐建峰就是个爱面子、不善言辞的糙汉子,直到看了爸爸写的日记:

  “上面记录着他每一天的工作,为哪只鹤打扫了圈舍,给哪一群鹤做了防疫......”

  原本在东北农业大学学园艺的徐卓,在爸爸去世那年转学到了东北林业大学学野生动物保护系,读完本科后她放弃了保研的机会,回到了扎龙,循着爷爷、姑姑、爸爸的足迹,成为第三代守鹤人。

  语气温和的徐卓,眼睛里却透着坚定:“我总觉得,如果我继续做这件事,就好像爸爸还在我身边一样。”

  今年5月,90后姑娘登上央视《朗读者》舞台,芦苇荡深处的凄美故事,才被更多人所知。

  扎龙那个地名已在耳边盘旋了许多年,带着沼泽地深处水的腥味与草叶的湿润气息,海绵般柔软地吸取了我内心的向往。

  那群白色的大鸟,从湿地边缘一处高地中结队走出来亮相的时候,一个个长腿长颈、昂首挺胸,洁净而矜持;一身素衣白衫配一顶精巧的小红帽,活像英勇潇洒的斗牛士。忽听旁侧的养鹤师傅,发出一声类似鹤唳的长鸣,那几十只大鸟先后拉开距离,踮起脚尖,张开阔大的白色翅膀,忽煽着悠悠起飞;一阵强大的气流,如风如雨,从我头顶掠过。

  那个时刻,北国的天空中,云朵忽而隐没不见,被盘旋的白鹤覆盖了。那个时刻,北国的夏季,清凉的大雪纷纷,如旗如席,迎风漫卷。

  都说鹤通人性,一夫一妻制终身相守。夫妻恩爱平等,令人钦羡。可是听说曾有一只雄鹤,受到外界诱惑,竟然移情别恋,跟另一只雌鹤远走高飞。它的原配痛心至极,最后这只雌鹤离开了扎龙这个伤心之地,不知去向。

  扎龙湿地的丹顶鹤群中,有过多少感人至深的亲情友爱呢?然而,仙鹤有爱,却不会有恨。面对至情而圣洁的仙鹤,人类是否多少会有些愧疚呢?

  从1975年到2018年,跨越43年,扎龙的丹顶鹤从濒临灭绝的一百来只,到现在的八百多只,三代人的努力,换来丹顶鹤族群的生命延续。

  “在这个世界上,不为人知的角落,总有人初心不忘,为值得的事业付出所有,钦佩!”

  “小学知道娟子的故事,如今大学了依然感动,有些情感不会因为岁月的流逝而改变......”

  这份初心之所以难得,正像主持人董卿说的,“初心的形成也许很简单,但是它的完成却是一个很艰苦,而且很漫长的一个过程。”

  司马犹记得每年春天,奶奶都会问徐卓:“鹤飞没飞回来呀。”好像鹤飞回来,娟子和建峰也跟着飞回来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