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民间传说添点现代的料他的“杭州评词”很不一样

  昨天下午2点,在绍兴市文化馆百姓剧场,一段西北风的陕北说书,拉开了第二届“中国浙江·全国曲艺传承发展论坛及观摩交流展演”暨“中国浙江(绍兴)·全国曲艺小书(弹词、走书)传承发展论坛及观摩交流展演”活动的大幕。

  这是浙江省文化厅联合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开展的一项为期5年的战略性协作活动。

  去年这个时候,以曲艺大书(评书评话)为内容的首届活动在杭州举办,请来田连元、刘兰芳等诸多评书名家,让许多从小听广播电视评书的观众,圆了一个“看现场”的梦。而今年第二届的主题,则是曲艺小书(弹词、走书)。

  这次的交流展演,邀请了包括上海、江苏、山东、新疆、四川、陕西、河南、湖北、江西、广东、浙江等来自全国11个省市区28个曲种的150多位传承人携7台共40多个优秀节目。

  很多人会问,“大书”和“小书”,怎么分?很简单,“大书”只说不唱,“小书”有说有唱。

  还有就是从“书”的内容:如果讲的是帝王将相,基本都是“大书”,如果是唱儿女情的,就是“小书”了。

  举个简单的例子,大家常说的“苏州评弹”,其实是“苏州评话”与“苏州弹词”的合称。其实,评话是没有吟唱的,因此属于“大书”,而印象中抱琵琶弹弦子的,是属于“小书”的“苏州弹词”。

  “说书”,来自于一种叫做“说话”的民间艺术,盛行于唐宋,到了南宋还形成了“说话四家”,分别指的是“小说”、“说经”、“讲史”和“合生”四种曲艺表演形式。

  “说经”说的是佛教经典与人物故事;而“合生”又作“合笙”,有点类似于现在的freestyle,艺人根据命题即兴吟诗作词;“讲史”就比较接近现在的“大书”了,以讲前代的史书文传,朝代更迭,战争兴废;而与现在“小书”相近的“小说”,是四家里最兴盛的一家,篇幅都比较短,题材也十分广泛,有点像现在的“偶像剧”和“社会新闻”。如今回头去看宋元的那些话本,我们依然能从那些口语化的叙事,市井化的谈吐里,想象出当时说书人的种种姿态。

  搞清楚了大书小书,那么能代表杭州的小书,是什么呢?来,“杭州评词”了解一下。

  在这次的交流活动中,杭州评词《白蛇传选回》的表演者是来自杭州滑稽艺术剧院的演员贺镭。然而4年前,学滑稽戏出身的贺镭还是个彻头彻尾的“杭州评词”门外汉。

  杭州评词,清末逐渐形成,流行于杭州及周边区域,是以杭州话自拉自说自唱的单人评说性弹词类曲艺品种,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2014年12月,杭滑举行非遗传承拜师仪式时,全团8个非遗项目传人都面向各自的师父拜师学艺,只有贺镭的面前没有老师,因为胡正华、郭月英两位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当时已经离世。

  幸而经人指点,贺镭找到浙江省非遗保护协会副会长、曲艺专委会主任马来法。马来法曾说过杭州评话,而在杭州,评话和评词是“不分家”的。在马来法的指导下,贺镭开始参与整理编写杭州评词《白蛇传》,又在汪谊华、王与昌等杭剧传承人的帮助下猛练唱功。到了2015年,杭州评词《白蛇传》第一回《断桥初相会》与观众见面,收获无数好评……

  今年,贺镭还进到书场里,进行“实习演出”。这个位于朝晖的书场里,都是听了50年左右的老听客,耳朵挑得很。

  在贺镭的《白蛇传》里,你会听到,在别的文本里租一条小船的白娘子,租的是一条游湖的画舫;赤脚大仙在神仙聚会时,寒暄说的是“微信加一下”。

  贺镭说,观众来书场听书,如果听的跟他以前在广播电视里听的差不多,那他就没有必要来书场了。同样一个耳熟能详的故事,如何说出现代的新意,是新一代的说书人要做的事。

  所以,贺镭尽管做着最传统的传承,但却比任何人都更关心时下的生活,综艺和热播剧都会追,偶尔还会玩个直播。因为“小书”,其实就是最贴近普通老百姓生活的艺术,书里说的那些故事,就是经过一些“调味”的身边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