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螺姑娘”帮大忙

  养金鱼我已有40多年历史了,那是“文革”结束后不久,当时养花鸟鱼虫,还多少有点被认为是“小资”情调,“闲情逸致”的人所为。有市区一位朋友送我几尾金鱼,在当时是很珍贵的品种。我把它们当成宝贝疙瘩似的,放在斗室一只自制的玻璃鱼缸里喂养,平时好生伺候。冬天,每隔20天换一次水,每星期用塑料虹吸管吸沉淀在缸底的污物,夏天更是加倍地勤摸勤吸,逢到气压低的天气,还得给它充氧。倘若几天不去用管子吸去污物,鱼缸底便会积起一层污物,水质也随之变了样。

  一年冬天,我和妻子去北京参加一亲戚儿子的婚礼,要离家半个月,好在儿子在学校住读,生活起居一应都能自理,最放心不下的便是那几尾金鱼疙瘩。于是关照儿子星期日抽空回家来帮我消除一下鱼缸里的鱼粪污物。在北京的十多天时间,我心里总觉得不踏实。亲戚见我连游故宫、登长城也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就问我有什么放不下心的。妻子无意间说漏了嘴:他就是放心不下他那几尾朋友送的金鱼。临来北京前,还再三关照儿子要他照料。亲戚见我着急,让我晚上打个长途电话给住校的儿子。电话里我问儿子清理过几次鱼缸了,他就学校要期终考试了,忙于温课迎考,他一共回了一次家,见鱼缸里也没什么污物。以后也就没回过家。

  我一听电话,头都发懵了。这下完了,回去准备掩埋金鱼尸体吧!第二天一早,我急不可待地告别亲戚动身回沪。打开家门,走近鱼缸一看,傻眼了,几尾金鱼悠闲自得地水中游弋,玻璃缸底也没见有多少污物。再仔细观察,才发现在鱼缸的假山石一侧,有几只田螺缓缓蠕动着,从水草边爬出来。那几只田螺是临来北京前的一天,妻子从一个卖水产的摊上拣出来的,觉得好玩不忍吃食,于是就随手丢在金鱼缸里。不料这“无意插柳”之举,却帮了我的大忙,这正应了我孩提时看过的“田螺姑娘”所为。因为田螺能吃掉鱼粪和一些青苔,而田螺所排出的污物,又能被鱼缸中的水草和青苔所吸收。水草和青苔又能吸收水中的二氧化碳,放出氧气,氧气又能为金鱼提供它生存所需要的条件,同时又净化了水质。原来,在它们之间有一种相辅相成、优势互补,相互构成一条改善生态环境,确保彼此平衡的“生物链”。在此,要寄语饲养有金鱼的朋友,不妨也请“田螺姑娘”也为您帮帮忙。罗祥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