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读书月:创新读书方式 从政府走向民间

  导读:和过去12年读书月不同的是,今年的读书月,倾力打造“书香中山”志愿服务品牌,牵手社会组织,推出了形式新颖的阅读推广活动,为市民带来一场更具广度和深度的阅读嘉年华,让读书不再是“读书日”那一天的信仰。

  人间四月天,正是读书日,开始于上周的第十三届中山读书月系列活动正在相继展开。和过去12年读书月不同的是,今年的读书月,倾力打造“书香中山”志愿服务品牌,牵手社会组织,推出了形式新颖的阅读推广活动,为市民带来一场更具广度和深度的阅读嘉年华,让读书不再是“读书日”那一天的信仰。

  本届读书月除了图书馆和文化馆组织的活动外,政府不再大包大揽,而是充分利用社会团体力量和社会资源。

  在往届的读书月活动中,市图书馆和各镇区的宣传文化中心成为绝对的策划主力,除了“童心故事会”、“香山讲坛”“妈妈读书会”等品牌活动外,市图书馆也策划了“中山市移动图书馆阅读体验”、“中山市少儿阅读推广大使评选”、“中山市少年儿童中华经典诵读大赛”等等活动,而各镇区的宣传文化中心也根据自身的资源和人手筹办了晒书会、阅读分享活动。然而因为力量有限,许多活动只能在有限的圈子内传播,他们的许多想法,最后也只是想法,显得有心无力。

  板芙镇宣传文化中心的相关负责人就曾经向记者表示,因为宣传发动有限,读书月往往是启动的那天热热闹闹,而后就悄无声息,活动参与度和延续性都有待提升。

  今年读书月活动,许多市民都发现一个新的变化:政府主导的活动有,而来自各个社会团体和文化志愿者策划的活动更多,呈现出多点开花的局面。参与读书月的博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达达熊荒岛图书馆、清风自由人公益服务中心、七彩鲸鱼故事家族、家里公益服务中心等社会机构在本次“书香中山”系列活动中策划了“世界在阅读”、“爱心交换阅读”、“亲子七彩手作坊”、“72小时书店”等形式新颖、互动性强、老少咸宜的主题活动,受到了市民的喜爱。

  中山市文广新局副局长吕丽珠介绍,“本届读书月是如何引进社会力量办文化的很好探索,除了图书馆和文化馆组织的活动外,政府不再大包大揽,而是充分发挥社会团体力量和社会资源,这些团体从市民大众中来,更了解市民需求,所以策划的活动也更接地气,同时也最广泛地发动了他们身边的人。”

  正如吕丽珠所言,就算是图书馆和文化馆组织的活动,他们也都积极地寻找相关的社会资源,共同办活动,以达到最大的传播效果。例如4月24日上午,图书馆举办的髻岳清风·罗耀辉书法作品展就选择在工人文化宫开展,4月25日,市图书馆和中山詹园共同举行春天诗会、“奇趣世界”少儿阅读体验活动。而在市文化馆举行的“阅·读”分享会上,温馨的场景、精良的舞台设计、“大咖”嘉宾的深情朗诵,无不让人眼前一亮,据了解,正是市文化馆和中山市广播电视台等单位的合作,才让分享会如此专业。

  随着人们阅读方式的改变,读书不再是阅读的唯一表现方式,一场讲座,一“本”真人图书、一场沙龙……都可以在交流中传播知识,聆听人生的经验。举办过相关阅读活动的公益组织的参与,创新了读书的方式,极大地丰富了读书月的内涵。

  潘虹廷是2014年十大公益人物之一,她首次参与读书月活动,“可以认识更多家庭,感觉自己的工作很有意义。”

  “上午逛书展,观摩英语演讲,参与亲子游戏和亲子绘本活动,下午参加亲子涂鸦活动,内容丰富有趣。感谢组织者。”纪念中学的老师傅琳带着儿子参加了快乐童心组织的绘本表演和制作活动。在绘本戏剧表演时,她和儿子与其他几位家长演绎了一个女巫与小男孩的故事,得了最具创意奖和最具感染力奖。尽管奖品只是一盆多肉植物,但是孩子们高兴极了。

  “我觉得这个活动,总体来说,挺有意义,有趣,孩子也特别喜欢,回去还一直在讨论。”傅琳也从中得到了一些灵感,在家中搞起了绘本派对。

  4月28日,正好是儿子的生日,傅琳邀请儿子班上17个同学来参加生日派对,唱歌、跳舞、读绘本、演绘本线小时书店”参加的活动搬到了家中,连她的角色都没变,还是演巫师。

  傅琳参加的活动是由快乐童心的潘虹廷主持。在组织亲子活动中,潘虹廷一直就非常重视绘本的运用,注重阅读的引导。在她讲述《鳄鱼怕怕,牙医怕怕》这个故事之后,她让家长叙述故事的意义,几乎所有的家长都注重对孩子的教育,而孩子则关注牙医的头发和鳄鱼的表情。

  家长和孩子的角度不一样。换句话说,家长更注重讲道理,而孩子则更专注故事本身。如果,通过亲子表演的方式,让孩子通过与父母夸张的演出领会故事的内容,事实上,他们都能够抓住绘本所想表达的核心,达到教育的目的,这种方式可能更符合孩子的内心。

  潘虹廷说,在她组织亲子活动过程中,感觉父母的参与度还不够。一般父母如果参与度高,孩子玩得会更开心。

  实际上,潘虹廷也是2014年十大公益人物之一,她也是临终关怀项目的发起人,快乐童心的负责人,作为一名心理咨询师、社工师,潘虹廷策划过许多公益活动,包括亲子阅读会等等,这也是她第一次参与到读书月的活动中,可以认识更多的家庭,感觉自己的工作很有意义。

  在阅读日这一周,中山詹园也举办了系列活动来推广中国传统经典的阅读。4月28日,中华书局中华国学馆落户詹园,詹园中华国学馆是中华书局设立的首个用于展示中华古籍经史子集的展馆。此前,中华书局已向四为书院赠送近万册图书。中华书局副总编辑尹涛认为,读书月的参与主体应是每个家庭、每个学校,每个有能力的社会组织:我非常希望家长和孩子一起背传统文化的经典,只有能够背诵的东西,才能渗透到我们的血液,成为我们一生的语言,行为,道德和血液。而家长和学校的参与,也会让孩子更加上心。

  谢拉姆在读书月期间发现的问题,是社会组织承办政府活动遇到的普遍问题:资金、人力缺乏以及信息不对称等。

  社会组织的参与为读书月吹来了一阵清风,但经费、人力以及其相互协调能力的天然缺陷也在今年的读书月中暴露。昨晚,谢拉姆收到一张近2万元的活动账单,大大超出之前的预算,焦虑得一晚上没睡着。4月24日至26日,在中山美术馆,一场持续72小时的阅读盛宴吸引了5000多位市民参加,承办方正是达达熊荒岛图书馆的几位负责人,谢拉姆是其中之一。

  这次活动包括真人图书、旧城保育、英语公益沙龙、间隔年讲座、不插电音乐会等,共有十几个民间团体参与组织这一活动。资金问题是举办这场活动首先需要解决的。我们把去年公益拍卖所得的1.7万元用于举办今年的活动。谢拉姆告诉记者。去年世界阅读日的时候,首届72小时书店活动在万有引力书店举办。今年,72小时书店活动的主办方--市文化志愿者服务总队和西区志愿者协会均支持了一部分的费用,此前也有民间人士表示要给予一定的赞助。

  我们给十几个活动社团提供一定材料、奖品、讲课补助、交通补贴等。整个活动有300多人次的志愿者参与。我们也给所有的志愿者提供交通补贴和用餐。谢拉姆说,这是一场公益活动,但公益并不等于义务:参与的社团都很积极,但是如果每次都贴钱做公益,这种活动势必不能长久。很多志愿者从镇区赶来,交通补贴和餐费是合理的。除了这些费用,一笔较大的支出是演出舞台费用、活动所需要的制作费,各种海报、单张、喷画,这也正是那笔2万元的账单支出。此外,还有外地嘉宾的讲课费用,也是一笔较大的支出。

  资金之外,在前期的组织过程中,组织者在与政府各个部门的协调中,也颇费了一番周折。由于今年72小时书店选址在西区岐江公园美术馆,活动中包括两场露天音乐会,这是岐江公园建园以来首场音乐会,因此在审批过程中,兜兜转转,经过几个部门的协调,最终在活动开始前一天,谢拉姆才拿到同意在岐江公园举办露天音乐会的批文。

  安全问题是举办此类大型公共活动面对的头等问题。因为考虑到安全问题,我们取消了露营活动和通宵书店两场活动。和2014年不同的是,因为今年72小时书店主办方为政府部门,承办方可以调用一些政府资源,比如音乐会活动现场,西区团工委就协调一批应急服务总队队员在现场维持秩序,300多人次的志愿者也有相当一部分是中山文化志愿者。

  今年一共有5000人次参加72小时书店的活动,这多少有些超过谢拉姆的预料,其中,活动邀请深圳的团队组织的英语沙龙,中国间隔年第一人孙东纯主讲的间隔年反响都非常不错。如果明年还组织这个活动,我们希望能够找一些和我们这个活动定位吻合的赞助商,多邀请一些外地的文化社团,丰富我们的活动内容。我们也希望政府部门能够在审批环节以及资源配合上能够更给力,毕竟,有时候,我们一个民间组织和政府部门沟通,多少都会有些吃力。谢拉姆说。

  实际上,谢拉姆在读书月期间发现的问题,是社会组织承办政府活动遇到的普遍问题:资金、人力的缺乏以及信息不对称等等。而另一方面,市民在心中也会为读书月的转型打分,记者在微信、微博等平台上也看到了诸多参与活动的市民的评价。其中许多人为读书月的创新点赞,认为活动比以往更有参与感,也有许多人对一些细节问题提出质疑和改进的更好意见。

  吕丽珠表示,读书月是政府从办文化到管文化的一次探索,而这种充分发挥社会团体力量和社会资源办活动的方式,也将成为以后读书月采用的形式。然而,如何让承办的诚意最大限度地发挥,这仍是一个不小的命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