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奇故事:剪花女

  那是民国时期。黄家的黄夫人听了亲家母托媒人带来的口信,连声称是。这门儿女婚事,是两家男人生前定下的“娃娃亲”,如今儿女长大,理当圆房成婚。便定下了黄道吉日,准备花轿上门,迎娶新娘。

  黄夫人是个精明能干、治家有方的女人,丈夫死后,一人独撑门庭,不但家业日见发达兴旺,膝下一双儿女,也调教得规规矩矩。只是小女儿黄金花天性爽直,丫头像个男儿,而大儿子黄金宝脾性刚好相反,男儿像个女子,忠厚胆小,见了人总是低头少语,见了陌生女子,更是满脸通红。那年他初中毕业,生了一场大病,病好之后便不愿再去上学,整天在后园子里养花种草,一年下来,后园被他调理得花花草草,满园春色。

  自从定下了成亲完婚的佳期,黄家就开始忙碌起来,张灯结彩,备办酒席,上上下下没一个人闲着。只有黄金宝,照旧管自己在后园养花种草。但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当新郎倌了,心里就有些七上八下。平日他与母亲妹妹三个人在一起生活惯了,现在突然又要插进一个陌生女子来,还要关起房门过两人世界的生活,那将会是怎样的一番情景?他感到既害羞又害怕。

  他正这样想着心事,忽听客厅有人在喊他,便应声上前。喊叫他的是大伯黄威堂。黄威堂还是黄氏宗族的老族长。平日见了晚辈,总是眼里喷火,脸上结冰,黄家儿孙没有一个不惧怕他。

  “金宝,马上要当新郎倌了。人生两大快事: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你先成亲后当官,要为我黄家祖宗争光!”黄威堂一边嘱咐,一边又问黄夫人:“那位未过门的新媳妇,长相怎么样?”黄夫人说:“听媒人说,那姑娘长得如花似玉,村人们都说她是天上仙女下凡,也不知是真是假。我还听说她母亲从小娇惯,宠得姑娘任性倔强,我行我素,不服长辈训教。我担心我家金宝日后要吃亏呀!”“她敢!”黄威堂大声道,“金宝,你胆子要大些,娶来的媳妇买来的马,任你骑来由你打。女人嘛,天生的蜡烛脾气,不点不亮,不必客气。”在一边的黄金花听不下去,大声顶撞说:“大伯你这是什么话?女人也是人,不是蜡烛,也不是牛马。”黄威堂一见这位红辣椒小侄女生气了,连忙说:“大伯不是说你,你是乖侄女。”

  婚庆那天,外面传来阵阵喜乐,鞭炮也噼里啪啦放响了。黄夫人听说花轿到了,连忙替黄金宝整好衣衫,催他快去门口迎接新娘子。忽然一位小丫环心急火燎地跑了进来,结结巴巴地说:“老……老夫人,不……不好了!”这时,黄夫人派去迎亲的管家婆也进来了,诉说道,花轿登门,新娘子死活不肯上轿,她母亲哭着苦苦哀求,她也不听,我就命人上前去强拖,不想她突然举起一把雪亮的剪花刀,朝人逼来,我生怕闹出人命,叫大家暂先退避。谁知她快步迈出大门,上了村前小道,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了。

  婚庆场上闹出了这样的笑话,贺客们议论纷纷,气氛骤变。办喜事、吃喜酒,却抬来顶空轿子,这算什么喜事?真是晦气呀!贺客们离开酒席,各人拿回自己送的贺礼,一哄而散。黄夫人气得昏倒在地,金宝、金花赶紧去请郎中。黄威堂对着躺地上的黄夫人大喊道:“弟妹,你不能死呀!大伯今天是来吃喜酒的,不是来吃豆腐饭的,你醒醒,快醒醒呀!”

  等到郎中赶到,总算救起黄夫人一条性命。黄威堂怒气冲天地命令家丁丫环们立刻拿着棍子绳子,分头去追寻新娘子。

  新娘子是白家庄白老大的独生女儿,名叫白兰花。兰花姑娘天生丽质,自幼聪慧过人。她见母亲剪纸花,便拿起小剪刀学着剪,剪花像花,剪鸟像鸟,剪人像人,栩栩如生,灵性独具。但她从小脾性倔强,在她的心目中,压根儿就没有这门“娃娃亲”。到了十八芳龄,兰花姑娘出落成一位青春靓女。她悄悄地选中了自己的“白马王子”。

  白兰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名叫欧阳春。欧阳春家境富裕,十六岁考入上海一所艺术学校,学习西洋画艺。毕业回乡到一所乡村国民小学当了一名图画教员。恰巧白兰花也在这所小学读书。很快,欧阳春便注意到这位梳着长辫子的漂亮女生了。

  白兰花家里是一座单门独院的大房子,她把客厅旁边的左厢房弄成了一间剪花屋。欧阳春是她的图画老师,她邀请老师去剪花屋做客,请他点拨指教。自此,白兰花的剪花屋中,便常常出现一个伟岸男子的身影。

  欧阳春面对白兰花的剪纸艺术,大加赞许,同时也提出一些不足之处。他认为,最主要的是缺乏独特的原创精神。他说,艺术贵在创新,而你剪下的花鸟虫鱼,虽栩栩如生,但都是前人剪过千遍万遍的老画。我们的艺术,我们的文化,以至我们整个民族的思维理念,太需要发展创新了……

  欧阳春的一番高论,让白兰花振聋发聩,耳目一新。她心中暗暗钦佩道:“欧阳老师真了不起呀!她不但长得英俊,而且满腹经纶!”十八岁的少女正怀春,欧阳春到剪花屋转了几回,就把个倔强自傲的白兰花彻底征服了。

  不久,欧阳春投笔从戎,考入了黄埔军官学校。白兰花也不再上学,整天在剪花屋中埋头剪花。

  一天黄昏,欧阳春突然出现在白兰花面前,他说他是顺路来向她告别的,他已被编入北伐国民革命军,上级任命他为连长,部队奉命北上讨伐军阀,统一中华。白兰花邀他稍坐喝茶,这一晚,两人谈论很久,很贴心,很热烈。白兰花心里一团烈火,几乎就要把“我爱你”三个字蹦出嘴巴。但欧阳春却是坚守君子风度,只谈剪纸,只谈艺术,只谈人生理想,情感的事只字不提,哪怕连个暗示也没有。

  临别时,欧阳春取出一本画册,说:“这是一本人体写真画册,内有西洋佳丽,也有中华美女,有的是半露画,有的是画,你看了不要害羞,这是艺术。人比花美,人体美是真正的美。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希望你好好揣摩,大胆借鉴,用自己的剪刀,剪出古人前人从未有过的最新最美的图画!等到北伐战争胜利了,我回来一定为你举办一个盛大的剪纸艺术作品展览,向世人展示你的才华和创造,兰花,努力呀!”

  欧阳春走后,兰花心潮久久不能平静。她取出纸笔,伏案疾写书信。写给谁?自然是他。她写了满满三大张信纸,字里行间充满着柔情、激情、友情、爱情、痴情……信的最后一段是这样写的:“从今天起,我一生只跟定一个人,那就是你;从今天起,我一生只做一件事,那就是剪花!”她把信小心地封好,又在信封后面加了两行小字:“笔墨有意诉痴情,热血明志记心扉。”她把信藏在一只花篮中,高高地挂在花架上。这封信,她不准备送,也不打算寄,她就要等他胜利归来的那一天,亲手交到他的手里,要他当面拆看,当面说话……

  兰花的母亲对女儿近些日子的变化,已有所觉察。女大不中留,久留要闯祸,便赶紧托了个可靠的媒人,直奔黄村去找“娃娃亲”的亲家母黄夫人,商量落定儿女完婚佳期。

  白兰花得知这一信息,不恼,也不闹。心想,权在你手里,路在我脚下,今生今世,我就跟定一个男人,除了他,玉皇大帝也休想碰我一碰!于是在婚庆那日,她毅然出走逃婚,掀起了一场风波。

  话说黄府家丁丫环,奉了黄威堂之命,在新娘子逃婚途经之处,一路追寻。追了三天,寻了三夜,一无所获。新娘子娘家人,也在亲亲眷眷家中查了个遍,全无踪影。兰花娘气得病倒在床,发出狠话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生是黄家人,死是黄家鬼,日后若是找到了,要吊要打,要死要活,全由婆家作主,我娘家人决不说半个不字!”

  一场喜事成恼事,黄夫人关紧大门,几天不吃不喝。黄金宝嘴笨,说不出什么劝慰母亲的好话,只是陪着她一起叹气。倒是女儿黄金花想得开,不恼不骂,提了一篮香烛和糕饼点心等供品,到村外花神庙拜佛求神,求菩萨保佑早日找回新娘子。

  黄金花在庙中拜完菩萨,向江边走来。忽见前面凉亭中,有一女子跌跌撞撞地摔倒在地,连忙上前将她扶起,那女子双目紧闭,一脸灰黑,口中喃喃叫道:“我饿……饿!”黄金花取出竹篮中的供品糕点,一小块一小块地喂她。那女子狼吞虎咽地吃下几块,又喊道:“水……水!”黄金花忙又取水喂她。渐渐地,她长长地吁了口气,舒缓过来了。黄金花扶她到石凳上坐定,心里暗道:“这位小姐长得好漂亮!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她到底是谁呀?”

  原来她正是白兰花。平日她不出远门,不辨东西,逃出村子十多里地便迷了路,想进村问路又怕被人识破,就一直在荒郊野外转来转去,也不知来到何方地界。身无分文,已有几天未吃东西了。

  黄金花再问她要到哪里去,这一回白兰花说真话了:“我要过长江,过黄河,到很远很远的北方去,我的哥哥在那边带兵打仗,我要去找他。”黄金花拿出一包铜钱,说:“我这里有点零钱,你带着路上好用,还有这包糕点你也拿着,半路上好充充饥。”白兰花心里一阵温暖,感动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妹妹,你我陌路相逢,素昧平生,这怎么担当得起呀!”黄金花道:“人生在世,谁都会有难处的时候,常言道,相逢便是缘,姐姐不必客气,快拿着吧。”

  白兰花双手接过,忽然问她:“妹妹身边可带有红纸吗?”黄金花的竹篮里正巧有一卷红纸,是准备买回家写对联的。她取出红纸问道:“姐姐你要红纸何用?”白兰花说:“母亲从小教我,做人要有感恩之心,受人恩惠,必须报答。妹妹救我帮我,我无以为报,只好借花献佛,剪一幅富贵牡丹,祝福妹妹平安幸福!”说罢,便取出剪刀,飞快地剪起纸花。三下五下,一幅富丽华贵的国色天香牡丹花便剪成了。黄金花接过剪花,看得呆了!连声不迭地赞叹:“太美了,太神了!”她说她平日也喜爱剪花,只是没有名师指点,总是剪不好,若能拜姐姐为师,向姐姐学艺,那有多好呀!白兰花说,我也很想教你,可惜我要走了,今日分手,还不知何日再相逢呢。

  黄金花忽然一拍巴掌,大声道:“有了!姐姐,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家离此地不远,你跟我回去,一边调养身体,一边教我学剪花,十天半月下来,你的身体调养好了,我的剪花也学会了,到时候再为你凑足盘缠,送你上路,岂非一举两得,两全其美?”白兰花心动了,一想,又说:“好倒是好,可要是你母亲追问,我是你的什么人,你又怎样回说?”黄金花笑道:“这还不好说?我就说你是我的结拜姐姐。”说着便向白兰花下跪叩头,一边拜,一边叫:“姐姐在上,请受小妹一拜!”

  黄金花一路小跑回到府中,就把在江边凉亭上与白兰花结拜组妹的事向母亲讲了一遍。黄夫人说那你还不赶快把她请进来!

  白兰花进了黄府厅堂,彬彬有礼地见过黄夫人,黄夫人见她蓬头垢面,便命小丫环领她去沐浴,改换衣衫。不一会,白兰花梳洗一新,光彩照人。黄夫人只觉眼睛一亮,暗暗赞美,便认了白兰花为干女儿。黄金花又拉了黄金宝出来相见,说:“哥哥,这是我姐姐,也是你妹妹。”黄金宝面孔涨得血红,一句话也说不出。

  黄夫人心想:逃走一个儿媳妇,来了一个干女儿,也算是有失有得,便一扫愁容,心情大好,传下话去,要管家婆准备十块银洋的红包送上。不一会,管家婆捧着红包进来,黄夫人要她交给白兰花,说:“这是我送给干女儿的见面礼。”管家婆上前将红包送给白兰花。白兰花转身与管家婆四目相对,两人一齐愣住了!“天哪!怎么是她!”管家婆向黄夫人发脾气了:“老夫人呀老夫人,你把新娘子藏起来当干女儿,却叫我们到处去寻找,找不到还要骂人训人,我们做下人的真是罪过呀!”黄夫人一听:“什么什么?你说我将新娘子藏起来当干女儿?”“对,她就是那个逃走的新娘子。”

  黄夫人沉吟有顷,走到白兰花面前,严肃地问她:“姑娘,你把头抬起来,眼睛看着我,说实话,你到底是谁?”白兰花做梦也没想到,逃婚逃到婆婆家里来了!现在既已被人认出,再抵赖也无用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夫人,”白兰花诚恳地说,“我是白兰花,对不起,我给你们家添麻烦了。”

  大伯兼老族长黄威堂得知这一消息,既兴奋又愤怒。黄夫人请教大伯,此事该怎么办。“怎么办?”黄威堂发狠道,“要严办!”

  黄威堂命人将白兰花带到后堂,严加讯问:“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想当初荒旱之年,你们一家三口,全靠我黄家的三担砻糙米才活了下来,如今你长大成人,恩将仇报,逃婚出走,害得我们黄家鸡飞狗跳,体面丢尽,你知罪吗?”

  白兰花说:“老人家你不要生气,当年我父亲欠下你们黄家的三担砻糙米,而今我愿留下来为奴做婢,出苦力偿还父债。”黄夫人说:“谁要你为奴做婢了?我要你留下当媳妇,两口子好好过日子,为我黄家养儿育女添丁发家。”

  白兰花大声道:“不!我只当奴婢,不做媳妇。”黄威堂怒火直冒,喝道:“来呀!把这个不知死活好歹的女子吊起来狠狠地打!打完之后,再将她关进村口磨坊去推磨。”

  白兰花被打得遍体鳞伤,躺了几日,又被送进了磨坊。一进门,两眼一抹黑,几乎摔倒在地,过了好一阵子,她才慢慢看清眼前的景象——头上飞着蝙蝠,脚下跑着老鼠,蜘蛛结网,尘土飞扬,霉气刺鼻。十来个披头散发的女子,犹似一群幽灵,低着头在艰难地推磨。这哪里是活人生活的地方?她决意要用自己的双手,改变这里的一切!

  说干就干,她找来扫帚,狠扫陈年垃圾,一寸一寸地扫,一尺一尺地扫,挥汗如雨,衣衫湿透。那十来个女子,没一个人上前帮帮她。白兰花边清扫边大声道:“我们都是人,是人就要活得像个人样。这里是人住的地方吗?男人不将我们当人,我们自己还要再糟践自己吗?在这样的环境过日子,人活得就像头猪!”一番训斥,触到了大家的痛处,有人便呜呜地哭了起来。白兰花喝道:“哭什么哭?眼泪能把猪窝变成人屋吗?大家一齐动手,给自己扫个新天地来。”于是女子们一拥上前,找来扫把抹布,使劲地打扫擦洗起来。白兰花又到溪边挑来一担清泉水,让女子们一个个洗脸梳头,用破镜子一照,一张张脸上开出了一朵朵花!女子们自进磨坊后,头一回舒心开颜地笑了。

  这天黄金花来磨坊给白兰花送饭,一看磨坊变样了。女子们悄悄告诉她:你这位新嫂嫂心里有团火,把我们冰凉的心都烧热了,点亮了。白兰花要黄金花带几把剪刀和红纸到磨坊来,她要教大家剪纸花。黄金花说我们许多小姐妹也要一起来学。这一来,磨坊里就热闹了,姑娘大嫂们聚在一起,唱山歌,学剪花,欢笑声代替了哭泣声。

  这天晚上,黄金宝奉了母亲之命,到磨坊来看望白兰花。白兰花看见黄金宝,问他有什么事,黄金宝支支吾吾半天,才说了句:“没有什么事,也就是来看看你。”白兰花说那你就看吧,说完又顾自己推磨去了。

  黄金宝见磨坊一改昔日模样,打扫得干干净净,明明亮亮,还到处张贴着红红绿绿的剪纸花,脱口说道:“这些纸花剪得真好看!”白兰花道:“你也喜欢?”黄金宝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在后园也种了许多花,有空你去看看吧,你也会喜欢的。”他们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说到后来,黄金宝终于壮起了胆子,言归正传了。他说:“我有句心里话,能说给你听吗?”白兰花道:“你说呀,我听着。”黄金宝道:“你我的婚姻,不是一场儿戏,这是双方父亲早年定下的终身大事。你我身为儿女,怎可忤逆父母呢?”白兰花道:“你说得不错,做儿女的理当孝顺父母。可是你说,这婚姻之事,到底是父母之事,还是儿女自己之事?”黄金宝说那当然是儿女自己的事。“着哇!”白兰花道,“既然是儿女自己之事,就该由儿女自己来定。我们都是有血有肉,有爱有情的活生生的人哪,我宁愿让别人骂作不孝之女,也决不认这门娃娃亲!”这一说,黄金宝也来了点性子:“你这么说,是我黄金宝配不上你?”白兰花说:“也不是什么配不配,婚姻是两心相许,两情相愿的事。你就是再强再好,我也不情愿。”“这是为什么?”“因为我白兰花只有一颗心,我这颗心早已许与别人了。”接着,白兰花就把自己对欧阳春的热恋,甚至那封未寄出的信的内容,都坦诚相告了。黄金宝听后半晌无语,心里到底是什么滋味,自己也说不清。最后,他叹了口气,说:“既然是这样,那我也不强留你了。今夜我母亲不在,我送你走吧。”白兰花说她不走,黄金宝问她为何不走,白兰花说:“我来得正大,也要走得光明。我已答应你母亲,留下来为父母抵债,等到欠债还清,再走不迟。”黄金宝说:“好吧,不走就不走,以后我天天到磨坊来替你推磨。”白兰花拒绝道:“不用,我的事自己做,我的苦自己受,我的磨自己推,我从来都不喜欢别人怜悯代劳。”黄金宝怀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很讨厌,不想与我沾边?”白兰花忙说:“不,你是个好人。我敬重你,感激你。你和你妹妹都是好人,我挨打时,你和你妹妹都在一边流泪求情。当时我心里就暗暗在想:兰花我无兄无妹,从小就盼望有位好哥哥疼我,要是我能有你这样一位好哥哥和金花那样的好妹妹,那该多好呀!”说着说着,竟然动起了感情,情不自禁地脱口叫道:“哥哥,让我叫你一声哥哥,好吗?”黄金宝一时反应不过来,半晌才回了一声:“妹——妹!”说着便哭了……

  八月十五中秋节,月亮上山了,剪花的女子们都到齐了,磨坊四壁上点亮了桐油灯,还插了几枝红蜡烛。大盘石磨上摆放着彩纸剪刀,屋子里亮堂堂红闪闪,大家热热闹闹地剪纸花。兰花在彩纸上飞快地剪了起来。她剪的是一幅长卷图,有月亮,有云彩,有泉水,有山峦,还有许多青春女子……众人围上一看,全都“哇”的一声惊叫了起来!只见这幅《月光神女图》上,一群似人似仙的清纯少女,正在月色朦胧的泉水中沐浴戏水,她们的青春胴体,冰清玉洁,在水雾弥漫中,隐隐约约,似露非露,犹似朵朵待放花苞,美得令人陶醉……女子们一个个都看得呆了傻了,想不到一把剪刀一张纸竟能剪出这等神奇画图!

  白兰花说,这幅长卷图她已在心中想了好久好久了。接着她拿出了当年欧阳春送她的那本《人体写真画册》给大家翻看,她说:“这本书是我老师临别时送给我的,我也是从这书里得到启发和借鉴。老师说,人比花美,人体美是真正的美。他鼓励我用自己的剪刀,剪出古人前人从来没有过的最新最美的图画!”

  长卷剪纸《月光神女图》成了剪花女子们最心爱最崇拜的佳作,大家争先恐后地学着描,学着剪。不几天工夫,便在村子里传开了。七传八传,传到族长太公黄威堂的耳朵里,他要亲眼看一看这幅“神”图。等到亲眼一见,他立刻火冒三丈,暴跳如雷!

  这个女子胆大包天,竟然敢将伤风败俗的淫秽春宫图堂而皇之地剪出来,这还了得?一声令下,族丁打响了堂锣,命黄家儿孙到祠堂集中,今天要开祠堂门。

  白兰花被人押解到现场,但她却大声责问黄威堂:“我犯了什么法?”黄威堂道:“你犯了族规族法!”旁边跳出几个族丁动手拿绳子去绑白兰花。黄金宝慌忙上前求情:“大伯,你就饶了她吧!”“饶了她?”黄威堂眼睛一瞪,“我饶她,族规不饶她,列祖列宗不饶她!”那边黄夫人急忙赶上阻拦:“大伯,求你网开一面,放了她吧,求你啦!”说着便跪了下来。黄威堂鼻孔一哼:“怎么,连你也来为她求情?磨坊成了她诲淫诲盗的窝点,一群女子全被她教唆坏了。此风不刹,后患无穷!你们还呆着做什么?快给我绑了!”黄夫人连忙叫白兰花跪下求情,谁料她抬头高昂不领情:“我白兰花清白无辜,决不向他下跪!”黄威堂气得发抖,从族丁手中一把夺过绳索,他要亲自动手捆绑白兰花。

  正在这时,有人急匆匆跑来,在黄威堂耳边悄悄说了句什么,黄威堂一听,愣住了,连忙丢了绳索。

  一提起政府衙门,黄威堂腿立刻软了。别看他在黄家儿孙面前威似猛虎,见了官府的人,他的胆子比老鼠还小。

  县政府下来的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官员,还跟着两个勤务兵。女官员说:“我叫方菲,县妇女会会长。奉县长之命,到各乡村了解妇女解放的情况。”她问黄威堂,你们这么多人聚在祠堂门口干什么?旁边一位族丁应道:“开祠堂门。”“开祠堂门?”方菲不解,“什么意思?”那族丁指指白兰花道:“她伤风败俗,触犯族规,要按老规矩惩办。”方菲追问道:“她怎样伤风败俗?触犯哪条族规?要如何惩办?”黄威堂说:“她竟敢当众剪春宫图,伤风败俗,按族规理当在祠堂门前吊打示众。”说着取出那幅《月光神女图》:“请看,这就是罪证。”

  方菲接过《月光神女图》,细细观看后哈哈大笑:“这算什么罪证?老人家你真是少见多怪,这决不是什么伤风败俗的春宫图,这是一幅精美的剪纸艺术品!在西洋外国,像这样的艺术精品,是可以登上国家级的艺术殿堂的。”黄威堂不服道:“我们这里不是西洋外国,这里是黄村。”方菲正色道:“黄村就可以无法无天,由着你乱来吗?国民革命,实行,保护妇女权益,提倡人权,你任意吊打妇女,民国政府决不答应!”一番训斥,义正词严,黄威堂斜眼偷看那两位背着木壳枪的勤务兵,哪里还敢再顶半句嘴,转身朝族丁们喝道:“还呆在这里看什么?算了,散了!”一场风云,就这样轻轻地吹散了。

  方菲叫过白兰花,用大道理抚慰一番。最后她问白兰花:“你叫什么名字?”白兰花告诉她名字,方菲一听,高兴得跳了起来:“啊呀,原来是你呀!想不到在这里碰上,太巧了,太巧了!”白兰花奇怪地问:“怎么,你知道我?”方菲说早有人向她作过详细介绍了。白兰花又问那人是谁,方菲欲答故藏:“你猜猜是谁?”白兰花说猜不出。方菲大声道:“他叫欧阳春!”

  一听到“欧阳春”三个字,白兰花也高兴得跳了起来,涨红着脸问道:“他人在哪里?”方菲喜滋滋地说:“他是我们的县长。”又告诉她,欧阳春在北伐军中立功受奖,后来在战斗中受了伤,就转到地方上从政了。方菲说:“他对你的剪纸手艺非常称赞,说你有非凡的艺术感悟力和想象力,只要好好努力,将来一定能成为艺术家。他还说以后要为你举办一次剪纸艺术展览,让各地的艺术家们都来观摩学习。”说着,又取出一张照片塞到她的手里:“我和欧阳县长明年春天就要结婚了,这是我们的订婚照片,你留下作纪念。到时候一定要来吃喜酒呀!”说完一阵风似的走了。

  白兰花望着照片上一对幸福的爱侣,大感震惊!她想赶上前去,一把位住方菲,大声呼喊:“欧阳春是我的,是我的!”她又想立刻赶到县城,找到欧阳春,大声责问他:“你为什么要与方菲订婚?为什么?”她想大声喊,大声叫,大声哭泣,她想……可是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回到了磨坊,彻夜难眠。天一亮,她就下床,发狂地推磨,推完磨又去拼命剪纸花,剪一幅破一幅,一幅也没剪成。

  直到第三天下午,她的情绪才慢慢冷静下来。她在心里自问自答:“你写的那封长信,交给欧阳春看过了吗?没有。他说过爱你的话了吗?没有。你对他的痴恋他知道吗?不知道。他与你只是师生关系,为什么不可以爱上方菲,和她订婚?你要责怪,只能责怪自己,是你错过了向他示爱的良机。这就是缘分,这就叫命运。”她这样自问自答地想着想着,心就放宽了。

  在一个风大雨狂的黄昏,有个女子浑身被雨水湿透,跑进磨坊,一把将白兰花拉到僻静处。白兰花抬头一看,是方菲!方菲告诉她:形势变了!南京政府下令“清党”,到处捕杀“赤党”,一片!欧阳春是“赤党”骨干,已被秘密处决,尸体被抛在乱坟岗上,无人敢去认领。白兰花听罢,差点晕了过去。方菲又说:“幸亏我在上面有亲戚,指点我当机立断,与欧阳春断绝一切关系,反戈一击,保全自己。我将平日与他来往的书信以及照片等全部毁掉了,今天我是特地来向你讨还那张订婚照片的,这是剩下的最后一张照片,必须立即毁掉,免留后患。”白兰花大声叫道:“你怎能如此绝情?”方菲无奈地说:“没有办法,不这样做,我就会与他同样下场,可是我还年轻,我不愿同死!要想活,我必须如此。”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向她要照片。白兰花取出那张照片,说:“这张照片有两个人,你只能毁掉你自己,他的那一半,不许你碰他!”方菲夺过照片,用剪刀“嚓”地一剪两半,拿着自己的那一半,慌张地跑了。

  白兰花手中紧紧握着欧阳春的照片,脑海中一片空白,躺倒在土炕上,三天三夜不吃不喝,大病一场。黄金花来看她,她不说话。黄夫人带了郎中来看她,她不肯吃药。后来黄金宝守了她整整一天一夜,她终于开口了,把欧阳春的遭遇全部告诉了他,黄金宝悲愤地骂了一句:“可恨,可怕!”白兰花说:“我要去找老师的尸体,为他建坟下葬,不能让他成为孤魂野鬼。”黄金宝说我和你同去,也好有个照应。两人一路同行,来到县城,好不容易找到了埋尸工,费了番口舌,花了几块银洋,埋尸工领他们到乱坟岗,挖开集体埋尸处,让他们认领了欧阳春的遗体。又到一座尼姑庵旁边的桃花坪上,找了块好地,请人建坟下葬。一切办妥,两人坐在坟前说话。黄金宝说,我们回家吧。白兰花摇摇头:“我和尼姑庵的师太商量好了,她同意我留下来带发修行,照看老师的坟墓。你走吧,我那一大包剪纸画都留在你家里了,请你代我好好保管,以后我会来取。”黄金宝在欧阳春坟头叩了三个头,默默地走了。

  从此,白兰花入尼姑庵,守望着一座孤坟。她坚信,英魂终有昭雪之日。黄金宝则守望着一包剪纸画,他也坚信,亲人总有归来之期……

  人民政府发布公告,追授欧阳春等一大批当年牺牲的同志为革命烈士。白兰花走出尼姑庵,走进了人民政府,向首长报告了替欧阳春建坟守墓的经过。首长大加赞扬,经研究,决定给白兰花以烈士遗属的优待,发给她抚恤金,白兰花婉言谢绝。首长又问她有什么别的要求,白兰花说:“我是个剪花女,剪下了几万幅纸花纸画。欧阳春生前曾经说过,以后他一定要为我举办一个剪纸艺术展览。”首长说:“烈士遗愿,一定要实现。”当即指示有关部门,待展览馆建造好之后,马上为她举办剪纸艺术作品展览。

  欧阳春的遗骸,被迁入革命烈士陵园安息,从此,就有公家人日夜守望了,白兰花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放下了,她忽然归心似箭,急匆匆回到了当年的黄村。

  山水依旧,人事全非,昔日罚她的族长太公早已死了,黄夫人也过世了,金花妹妹和其他跟她学剪花的女子都早已远嫁他乡。她寻寻觅觅,走进了黄家大门,堂上空无一人,一直走到屋后的大园子,忽然眼睛一亮:只见满园鲜花,姹紫嫣红,彩蝶飞舞!花间一位汉子正在弯腰浇水。白兰花大步上前,那人抬起头,两人四目相对,半晌无语。过了好一会,白兰花叹道:“种花人青春不老。”黄金宝回应:“剪花女风采犹在。”说完,两人莞尔一笑。

  黄金宝说:“你的那些纸花纸画,我保管得好好的,你拿走吧。”白兰花摇摇头说:“不,我回来就不再走了。从今以后,我守着你种花,你守着我剪花,我们两个人天天在一起说话做伴。”黄金宝一声长叹道:“等你这句话,我头发都等白了!”两人相视大笑,笑得心酸,笑得沉重,也笑得欣慰,各自都在脸上笑出了两行滚滚热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