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来的故事

  他喝醉酒了,在我记忆里有很多他醉了的画面,那时候,我常在想,人怎么就会醉呢?喝着喝着就醉了。

  他准是记起了什么,要不怎么会在苦笑一声之后又接着喝呢?终于他说话了,他说:“孩子们,以后只要跟你们结婚的人对你们好就行了,不要介意他(她)的心里还有别人。”

  我们有些摸不着头脑,毕竟我们才只是十七八岁的年纪,还很单纯地相信和期待爱情。那个时候我们固执地认为,跟自己结婚的人一定是那个“心里”的人,断不会是别人。

  他是我的老师,就职于我们普通的县级中学。仅看外表,你根本就不会推测出他过去的故事,还有那些逝去的风流年华。

  他提过他们的相识,是在大学的校园里,我想那应该是一个很美的黄昏吧,她在校园的寂静长廊里安静地坐着看书,最好是秋天,有微微的秋风,有飘零的落叶,还有那抹灿烂的斜照。

  他只说相遇,之后便闭了口,然后整个人就好像浸到回忆里去了

  他说他们的第一次牵手,他说那是离别的前夕,他紧张却很幸福。他说她的手温暖,他说他以为他会一直牵着那双温暖的手。

  转眼大学毕业,来自贵州的他毅然留在上海,这对在上海长大的她来说,无疑是能证明他爱她的最好例证。他在上海买房,接来父母同住,可是不到半年,父母就强烈要求回去,他是独子,不能置父母不顾。她也是独女,她的父母不允许她离开上海半步。那时候他们还没结婚。

  最终她还是给他打电话了,在她结婚的前夕,她说,她要结婚了,然后就哭得不能自已。他没有安慰,只是冷静地说他也要结婚了,天知道,他当时连女朋友都没有。

  后来他们各自成家,各自奔波在自己的城市,只是他会常常喝醉,在不省人事的时候念叨她的名字。

  她的境况我无从得知,但肯定不是会心的幸福,试想曾经有那么一个人深深地印在心里,时光的冲刷顶多让他(她)淡了痕迹。然后就会时不时地想起,那年的那月以及那时的他(她)。

  这是从同学口里听来的故事,听完就忍不住想要把它记下来,同学只是简单地说,她的老师有一次喝醉,跟她们说,只要以后结婚的人,对自己好就好了,不要介意他(她)的心里有别人。

  刚听完的时候无限感慨,想,多好的两个人啊,只因为那么简单的一件小事,就在人海里走散了。如果她能说服父母去贵州,或者他说服父母留在上海,一切就都解决了。也许是我想得太简单,可简单一点又有什么错?

  好吧,还是老话,原谅我,我还只是个未出校门的书呆子,也许还在相信书里尽善尽美的爱情。我在专心等待,等待某天一个现实,把自己逼得无地可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